优德88 · 2022年10月28日 0

与最古老的体育奖杯平等对话后 中国杯帆船赛的未来是星辰大海

赢得第35届美洲杯帆船赛后,新西兰酋长队迎来了一个“甜蜜的烦恼”——无法按照惯例把船队的名字刻写在奖杯之上。因为奖杯上能刻字的地方,都已经刻满了。

对于一座拥有166年历史的奖杯来说,这一点都不让人惊奇。“你总不能把它弄成20英尺(折合约6米)高吧。”新西兰皇家游艇会——酋长队正是属于这家俱乐部——的会长史蒂夫迈尔开玩笑说。从老照片可见,葡萄酒壶形状的美洲杯奖杯当初体积相对“娇小”。然而经历百年风雨之后,它变成了一座高1.1米、重达14千克的“庞然大物”,以不断容纳新晋的冠军名字。

美洲杯始创于1851年,其历久弥新的传奇故事,无论在航海界上还是体育界上都堪称史诗。2017年,这座“历史最悠久的体育奖杯”首次来到中国,出现在第11届中国杯帆船赛的赛场上。中国杯自创始以来便一直以美洲杯的成就为奋斗目标,如今终于与这项赛事形成历史性的联姻。

去年此时,体育大生意介绍了中国杯在过去十年如何以赛事为契机,钻探深圳当地乃至全国的帆船产业发展前景。中国杯在第一个十年,着重于构建产业金字塔的地基,把帆船文化初步向公众传递。进入新一个十年,中国杯开始向更远大的目标进发:走向世界,力争比肩美洲杯帆船赛、沃尔沃环球帆船赛两大帆船界旗舰级赛事。

在展望中国杯的未来之前,有必要再回顾一番赛事如今取得的成绩。从认证级别来说,中国杯2010年被列入世界帆船联合会赛历,五次荣获“亚洲最佳帆船赛”,2015年获世界帆联特别办法的“推动航海运动特别奖”。从赛事规模来说,中国杯的规模配得起其“中国”的命名,上百支船队、来自五大洲近40个国家的近1500名水手、11个正式比赛组别,当之无愧地代表着中国帆船赛的最强阵容。

从文化宣传来说,赛事同期的海尚嘉年华集体育、时尚、文艺、财经、公益等内容于一体,结合亚太区航海文化发展论坛、蓝色盛典、颁奖晚会等活动,全方位展示海洋文化、帆船文化的魅力。从产业建设的角度来说,中国杯的创始团队还成立了船舶租赁公司、帆船教学公司、码头管理公司、游艇会等等,广泛涵盖帆船产业上下游的各个方面。从人才培养来说,中国杯从2014年起推出青少年组别,今年正式将其升级为常设组别,同时邀请海外帆船才俊参赛,力求培育优秀的国内帆船运动苗子。

当中国杯已经获得“中国最佳”“亚洲最佳”等认可时,更远大的目标自然是“世界最佳”。年轻的中国杯要快速缩短与美洲杯、沃尔沃赛的差距,最有效的办法是见贤思齐,直接向行业先进请教。

这次中国杯与美洲杯正式联姻,基于一次积极的合作行动。2017年初,在中国杯组委会牵线搭桥之下,中国杯的长期合作伙伴一花&口袋科技与美洲杯参赛船队新西兰酋长队达成协议,前者将根据后者在美洲杯的表现提供优胜奖金。6月份,新西兰队在百慕大战胜卫冕冠军甲骨文队,赢得队史上第三次美洲杯冠军,中国合作伙伴可谓给新西兰队带来了好运气。而新西兰队所在的新西兰皇家游艇会从2015年就开始派队参加中国杯,今年连续第三年参赛,有理由带着帆船界最重量级的奖杯来华,展示一番其雄厚实力。

新西兰皇家游艇会的总部位于新西兰第一大城市奥克兰。这座城市拥有3702公里长的海岸线公里的城市内河川水体,风格各异的白沙滩、黑沙滩,注定成为一个水上活动的天堂。这些年来随着帆船运动在国内的发展,加上中国杯等赛事的宣传,奥克兰“千帆之城”的美誉开始为中国人所认识,并成为国人向往的旅游目的地。在旅游产业利好的刺激下,奥克兰方面对于与中国展开帆船文化交流保持着高度热情。

▼一花.口袋新西兰酋长队赢得中国杯最有分量的博纳多First40.7统一设计组别冠军。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而新西兰队CEO格兰特达尔顿曾经表示,新西兰队的一大使命在于推广帆船运动和水上产业。“中国杯致力于吸引年轻人和家庭参与帆船运动,享受在近岸或离岸的扬帆乐趣。为此我们追随在中国杯身后。”上至地方经济层面、下至俱乐部组织层面,都为中国杯与新西兰帆船界创造良好的合作契机。这就有了新西兰队首次迎来中国赞助商、美洲杯奖杯首次登陆中国。

这场中新帆船界的合作仍在深化,包括由中国杯选取国内青少年苗子,把他们送到奥克兰接受一流的帆船运动培训。而从短期来看,新西兰酋长队最终赢得本届中国杯最有分量博纳多First40.7统一设计组别冠军,或将吸引更多船队期待明年的中国杯,令赛事更有看点。曾代表中国之队参加美洲杯帆船赛的帆船运动专家吴亮解释其他参赛船队的动机:“如果明年有赛队能战胜新西兰酋长队,意味着它一举拿下了美洲杯和中国杯的双料卫冕冠军!”

为了迎接来之不易的美洲杯奖杯,中国杯组委会专门在赛事村搭建了一个美洲杯主题馆。除了展示奖杯之外,馆内还展出了美洲杯纪念品及历届赛事的精彩图片。寥寥数语的说明文字,言简意赅地解释了美洲杯的魅力所在。

譬如有一张图的主角是英国爵士托马斯立普顿。他五次率队向卫冕冠军发起挑战,却悉数铩羽而归,成为美洲杯史上挑战次数最多却从未赢得冠军的悲情英雄。立普顿和他的船队的百折不挠精神,彰显了帆船运动员拼搏本色。此外还有一个细节反映了帆船界的有趣面貌:立普顿正是著名的立顿红茶的创始人,而在帆船界中,像立普顿这样的商界精英俯拾皆是。

“如果说帆船赛事中有明星,那么最大的明星应该是每艘船只的船东。”中国杯首席运营官晓昱坐在美洲杯主题馆中,向笔者介绍帆船赛的商业生态。今年新西兰队从甲骨文美国队手中抢走了奖杯,后者的船东正是知名IT公司甲骨文的创始人拉里埃里森。甲骨文队成立于2000年,短短17年间(美洲杯每3-4年一届)已经赢得过两次美洲杯冠军。做能源生意的比尔科奇是美洲杯圈子中另外一位较有代表性的巨富。福布斯估算这位77岁的老头子在2017年的资产为16.5亿美元。

“经营船队需要巨大的经济投入。除了船只与舵手、水手的成本外,当下帆船赛的科技元素不断增加,用于辅助检测水流、风向等因素的科技产品不断面世,它们价值不菲。”晓昱解释道。

在帆船界中,自然也有用航海技艺留名的人物,例如四次赢得美洲杯冠军的美国人丹尼斯康纳。康纳同时还有一面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的铜牌。康纳遇到过一位来自新西兰的好对手彼得布雷克。1995年,正是布雷克所在的新西兰队击败康纳的美国帆船队,赢得新西兰队队史首次美洲杯冠军。五年后,他又帮助新西兰队成为美洲杯史上首支成功卫冕的非美国船队。布雷克早在1973年还参加过首届沃尔沃帆船赛,当时赛事的主赞助商尚不是沃尔沃,而是英国一家酿酒公司怀特布莱德。不过令人悲伤的是,布雷克传奇故事的句号,竟是2001年到亚马逊地区帮助研究当地环境变化时,惨被海盗射杀。

美洲杯和沃尔沃赛因为历史悠久,积累了更多沧桑典故。中国杯要走到这一天尚需日子,不过时至今日也有一批灵魂人物。例如香港自力号的船东庞辉,是香港著名的“钢铁大王”。但庞辉更喜欢以“中国水手”自居,他带着自力号悉数参与了历届中国杯,用长达11年的实际行动支持了中国帆船事业的发展。

帆船赛事中还有一种明星,真的就是字面意义上的明星。迈克尔道格拉斯是好莱坞中著名的帆船发烧友,凭借《华尔街》赢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他是美洲杯决赛的常客。今年他带着女神娇妻凯瑟琳泽塔-琼斯现身百慕大,成为大小镜头的追逐对象。

▼2014年美洲杯宣布第35届赛事的赛场时,道格拉斯(右二)、泽塔-琼斯夫妇亮相会场助威

中国杯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实现这种场景。“中国杯不仅是一项赛事,同时还要成为国家形象、城市形象的代表。”晓昱以影城戛纳作为例子。“盛大的电影节让这座小城成为国际知名的旅游地。”有趣的是,戛纳也是一座著名的“游艇镇”,完美的海滨风光令当地成为水上消遣的胜地。如此对标的话,中国杯的未来除了围绕赛事衍生出帆船上下游的各个产业组成部分之外,还可以向文化领域进一步靠拢。例如打造自有的文体界人士交流场合,迎着大亚湾海风来表彰行业先进或商讨行业发展。

中国杯需要的不仅仅是竞赛水平的硬实力,还需要品牌形象的软实力。由此,高端服务业也是中国杯积极瞄准的方向。“深圳地理环境优越,几乎一年四季都可以享受与海洋有关的休闲运动。深圳锐意打造为中国的硅谷,势必产生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人士。他们需要高质量、有品位的服务型产品。挑战与放松并存的扬帆出海,很有潜力成为他们日常休闲消遣的一部分。”晓昱说。

总而言之,中国杯是基于深圳丰富的海洋资源来打造的高端体育赛事品牌,而从赛事向各个方向延伸一套完整的产业体系,才是这门帆船大生意的个中玄机。当中包括造船业、帆船教学、码头泊位交易等直接与帆船相关的内容,还含有文化展览及演出活动、海滨地产等衍生内容。今年,中国杯新签约地产大鳄佳兆业,多项赛事相关活动就在位于大鹏半岛的佳兆业万豪酒店举行,未来则将携手在赛事、培训、海事救援、海域开发等领域探索。

中国杯的名流色彩还有待日后添加,不过国际味已经非常浓郁。“三大杯”同时聚首,就是今年中国杯的全新情况。美洲杯、中国杯之外,还有一座世界帆船对抗巡回赛(WMRT)奖杯(本文封面图三座奖杯从左到右依次是WMRT、中国杯、美洲杯)。

WMRT始创于1999年,是国际帆联官方认证的“特别赛事”,与美洲杯、沃尔沃赛等处于同一个级别。这项赛事采用对抗赛模式,参赛帆船两两抓对对抗,胜者晋级,如此决出最终冠军。为了强调观赏性,赛事选用更有速度感的M32船型,并且一般在近岸进行,让观众们在岸边就能清晰看到船只较量的场景。

▼WMRT采用的M32船型速度更快,比较适合普通观众欣赏。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与美洲杯一样,WMRT今年也是首次来到中国。双方的首次合作规格极高,在中国杯赛场举行的这场赛事,是WMRT的年度总决赛,其优胜者加冕WMRT的2017年总冠军。因此,WMRT中国赛云集了在对抗赛领域全球最顶尖的帆船运动员,其水平和规划都令人刮目相看。

中国杯通过与美洲杯、WMRT等国际性帆船大赛品牌合作,把高规格的帆船内容带进中国、带给深圳市民的同时。在这一过程中,中国杯本身也不断积累起大赛成色。国际帆联的官员、知名船厂的高管、业界最强的赛事、世界级水准的船队及船员……这些“外来和尚”,帮助中国杯不断走向国际化,竞技水平逐年提升。中国杯过去十年的长足发展,很大程度上基于这一“引进来”的战略。

新十年,中国杯开始向“世界最佳”发起实质性的冲刺,单单借助国外先进来塑造品牌已不足够,“走出去”成为必由之路。中国帆船人的冲劲,必须闯入真正的大洋。

过去几年,中国杯创始人钟勇多番在公开场合提出,要打造比赛距离更长、涉足海域更广的离岸赛。今年,钟勇在第九届第九届亚太区航海文化及产业发展(大鹏)论坛上明确宣布,2018年中国杯团队将推出以“海上丝绸之路”为主题的离岸赛。新赛事拟定在中国与东南亚国家之间设立,总赛程约6000海里。“我们想用下一个十年的时间,办好这项赛事。”

赛事的路线恰恰与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涉及的地区重合,因此这将不仅是一项帆船比赛,还是一次以航海形式进行的大型体育、文化、经济的交流活动。钟勇相信,这将得到政府方面非常有力的支持。

钟勇预期离岸赛将每两年举办一次,然后根据赛事的发展情况,寻求在第三个十年再推出环球赛。环球赛每四年一届,与离岸赛以及目前每年一度、一连四天的深圳大亚湾近岸赛,组成全新的中国杯帆船赛体系。

近岸赛、离岸赛、环球赛,每一次升级意味着数倍甚至数十倍的投入增长。但这是中国杯追求比肩美洲杯、沃尔沃赛的必然选择。美洲杯从纽约走向世界,沃尔沃赛自朴茨茅斯与南安普顿向大洋进发,由深圳大鹏半岛孕育的中国杯,沿着海上丝绸之路,说不定有朝一日也将驶遍世界四大洋。

十年人事几番新,新十年自然要缔造新的憧憬。在“引进来”“走出去”两大战略指引下,中国杯帆船赛徐徐铺开“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畅想画卷。今天钟勇在访谈中感叹“中国杯终于与美洲杯平等对话”,他日他也许豪气干云地说,“世界上最强的帆船人才都在参加中国人的帆船赛”!